最新消息

有人說:「如果屠宰場有透明玻璃圍牆的話,大家都會成為素食者。」有誰知道這群被食用的動物,也有敏銳的感情、知覺與智能?他們忍受無盡地痛苦煎熬,慘絕人寰,卻鮮為人知。

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曾對二十一個縣市,共二十七個公立肉品市場和屠宰場調查,目睹的真相是:「到了拍賣場,緊迫、驚恐到走不動的豬,惟恐耽誤了拍賣進度,就用鐵勾活活的拖!屠宰前先用棍棒毆打豬隻,或者用鐵鍊將豬活活倒吊至半空中,再割喉放血;許多豬隻在意識清醒、未經人道致昏的狀況下,就被割斷喉嚨放血。」

蛋雞場的小公雞,因無利用價值,一出生就被絞死。留下來的小母雞,則要忍受無麻醉的剪喙疼痛;長期被施打抗生素與荷爾蒙,以強迫生長;還要忍受其他雞隻強酸性的尿液,淋在身上或頭上的燒灼傷。

多數人的第二個母親乳牛,僅十五個月大就被迫人工授精。全年無休擠奶,常導致乳腺發炎,還有骨質疏鬆症、骨折、產乳熱等疾病。結果原可活二十五年的乳牛,歷經三到四年的痛苦,無法產乳後,便成為漢堡肉。

甫出生數天的小牛,也被強行帶離母牛,栓頸囚禁在鐵欄內,不見陽光,並餵以缺鐵及纖維素的流質食物迫使貧血,幾個月大就送上屠宰場,只因人們喜歡吃嫩白可口的小牛肉。

這些被圈養的動物,活動的空間擁擠,長期在高壓、抑鬱和緊張中生活,日夜與腐臭的排泄物為伍,受盡凌虐,屠宰過程也極度粗暴,更別說在沒有麻醉下,忍受去勢、除角、剪尾的痛苦,或承受烙鐵的灼傷,這一切可有人聽見他們無言的吶喊?

解救牠們免於虐殺其實很容易,你只要選擇蔬食就好。「世無食肉者,屠戶不開張。」每一次我們選擇不吃肉蛋奶,就是除去對殘酷行為的支持,建造一個更有愛心的世界。

如果我們可以愛一隻狗,為什麼不能愛一隻豬或牛,因為他們的本質相同,這就是我們該茹素的原因。」慈悲始於盤中飧,今天就開始用愛飲食吧!

(本文摘自博雅書屋出版《關鍵飲食》、作者為台大雲林分院家醫科主治醫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