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
在人短暫幾十寒暑的歲月中,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時光被睡眠佔據了。而且有些人醉生夢死的
耗廢有限的時日;或每天異想天開的大作其白日夢;或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,冥頑不靈;一等到垂垂老矣,所剩時日不多時,再來空嘆人生彷彿一場夢,已是悔之莫及。

由於在白天「外界的影響」,心境起伏,以致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。但不管是好夢連床或惡夢縈繫,我們只有身陷其中,而不能自拔,直到夢醒時,才了知夢裡的快樂或驚悸,皆是虛妄不實,一切都不可得,但是在作夢的當時,我們依然隨夢境的情況而嘻笑或恐懼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一樣的執妄為實,沉迷在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等五欲之中,給利鎖、名韁纏縛得緊緊的。只顧一時,沒有想到將來怎麼辦?昧昧昏昏,懵懵懂懂、從少年到白頭。於稱、譏、毀、譽、利、衰、苦、樂等八風中對境生迷似醒非醒,似夢非夢,活得不自在,睡亦不安眠。

我們的清淨覺心,即是佛性,譬如醒時之心,因為無始無明起惑造業,因業受報分有六道輪迴的不同,其實亦為六種苦樂夢境。徹悟語錄有云:地前菩薩,猶眠未醒(好像清晨淺夢,心中已漸漸清楚,耳已能聞聲,惟眼睛尚未睜開。)可想我們,深夢迷惑,絲毫沒有覺夢的智慧,認假為真,貪著夢境,愈夢愈深,愈睡愈熟,從夢入夢,苦樂變幻,顛倒自心。

如果我們肯下功夫好好的修行,以正念去對治妄念,直到妄念停息後,用無念來對正念,而至一念不生。如由昏沉漸至清醒之夢,時時觀察現前身心世界,真實是一夢境,覺之又覺,不令心緣夢境,知夢即離,離夢即醒,不假方便,自得開悟。

而且我們若能轉識成智的話,就是真正在睡夢之中,亦可睡時知睡,夢實知夢,更可以變化夢境,藉夢而修,而達到醒夢一如,好比我們白天的本尊觀想(自性佛慢)能堅固的話,在睡夢中我們也能作此本尊觀。

浮生若夢;不是人生如作夢,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。假如我們曉得人生如夢的話,所謂夢中何必爭人我,就不會太過於計較人我、是非、好壞。

偈云:「夢裡明明有六趣,覺後空空無大千」,我們在做夢之時,五趣六道,人間、人我是非都像真的,但是一等到覺悟了以後,原來人我是沒有對待的,時間與空間是沒有間隔的,真是「大夢誰先覺,平生我自知」浮生若夢,如果把它看得更清楚的話,雖然身在如夢的人生裡面,卻是一個清醒的覺悟的人。